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策瑜】潮汐引力

七巧十二发 @宋归舟 

七巧十四发@明月有栖时 


*ooc预警

*作者文化水平低

*不会写剧情(感情也不怎么会写)

*请大家和平食用(点个心心也好🥺)


【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你继续说,我在听。”周瑜垂着眼睫,脸上没什么表情。

“上将,”年轻人偷偷瞟了一眼周瑜,又转而递给他一份报告。“孙策上将确认....死亡。”

“嗯?是吗……”周瑜头也没抬,只是身形稍微僵硬了一下,像听见一个稀松平常的消息一般,转而继续问,“南境边区有什么新消息吗?”

“目前还没有。”...

【公钟】拙劣演技

*有OOC

*甜文短打

*作者小学生文笔——


“当蓝色的夜坠落在世界时,没人看见我们手牵着手。”


钟离一觉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然下着连绵不断的小雨。天气阴沉沉的,连鸟雀也懒得开嗓歌唱。

他倚在床头,浏览达达利亚半夜给他发来的信息。

——他一向睡得早,夜里连手机也要关成飞行模式。

“先生,明日要出去逛逛吗,顺便也该把阿橘送去绝育了。”

他歪头想了想,决定在这沉闷潮湿的早上逗弄一下对面的年轻人,于是他回复:

“今日有雨,阁下还要出去吗?”

手指轻敲“发送”键,钟离几乎能想象到那一头橘发的年轻人的表情。


“呃呃......小兔崽子从我脸上下去!”达达利亚努力将......

【鹭荧】落樱

*给亲友的粮

*有ooc

*作者没有文化


[悠久的岁月使他抽缩,磨光了棱角,正如流水磨光的石头或者几代人锤炼的谚语。]


“这样真的不碍事吗?”荧捉起恰好落在自己发梢上的花瓣,言语中带着些惊讶。

“无妨,我……已向兄长告了假,况且才过了祭典日,事务倒也不甚繁杂。”神里绫华垂着眼向她解释。

“那么,绫华有什么想带我去的地方吗?”荧与她一前一后走在镇守之森的石板路上。

木屐与湿润的青石板相撞,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午后的阳光在茂密树林的遮挡下倒不显得毒辣,几缕光线从叶片的缝隙处落下,在地面上洒下一片斑驳的痕迹。

“跟我来。”神里绫华朝她伸出手,“当心,前面路滑......

【策瑜】莫比乌斯

【17:00】

上一棒@秋木 

下一棒@炑连 


*欧欧西预警

*甜文短打没有逻辑

*作者文化水平低


周瑜时常在想他是不是该放弃某些事情。

生命对于他来说着实有些太长了。不知道从哪个时候,他忽然就有了意识,置身于现代世界的车水马龙里。

但仍是孤身一人。

不过他对当前这个身份和这个现代社会总体适应良好,按部就班地过着如同这个城市里每一个白领所过的朝九晚五的生活。

周瑜这人在办公室里是出了名的好说话好脾气的好好先生,不仅广受办公室的小姑娘喜欢,更有年长的阿姨辈旁敲侧击的给他介绍对象。

当然这些全部被周瑜不着痕迹的挡回去了。

他其实不在乎这些,只是后...

【空荧cb】在重逢以后

*深渊荧x旅者空

*cb向

*空视角第一人称

*捏造背景


在他的想象中,那些多梦的夜晚是他可以藏身的又深又暗的水潭。


“要出去走走吗,荧。”我敲敲她的房门。

“等下,”荧在屋里回答,可能是在收拾东西,声音穿过厚重的木门,倒显得有些闷。

“好吧,”我耸耸肩,抱着手臂在门外等。

“喂喂——我们一会儿去新月轩吃饭吧!”派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一如既往地聒噪。

“想吃好多好多苹果派、堆高高和……仙跳墙!”

“对了,你现在可以喝酒了吧!”派蒙叉腰,在我面前一晃一晃。

“好,吃吃吃。”我扶额。

“走吧哥哥。”面前的房门忽然打开,紧接着一双带着寒气的手冷不防贴在我的脖...

【公钟】石之沙

*夜晚脑洞

*很短(意识流啦)

*欧欧西致歉


后来潮水带走了一切。


达达利亚茫然地走在岸边。海水腥咸的气味被海风裹挟着,扑了他满身。

额角有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一路蜿蜒到他的下巴颌。

他的大脑一片混沌,有无数破碎的残片在他的眼前闪过。

然而很遗憾的是他什么也抓不住。

枯焦倒地的树木,连海鸟也没有的天空,和……被虚无笼罩的死寂。


也许是疲惫,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他收了一直攥在手里的水刃,在一截焦黑的枯木旁坐了下来。他似乎是望着大海的对岸,然而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好像是玻璃珠似的,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背后的脚印很快被潮水吞没,又留下一片平整无痕迹的沙滩。...


【策瑜】俯仰之间

*我流策瑜

*周瑜第一视角

*ooc致歉

*真的很日常


“孙策已经出去整整十天了。”我躺在床上听外头淅淅沥沥的雨声,突然这样想。

然而这绝不是说我们两人的感情从此破裂或者说孙策给我扣绿帽子这种诸如此类的事。

这事开头只是孙策手上接了个项目,需要他出差去方圆几十公里鸟不拉屎的地方考察——当然鸟不拉屎可能只是我的猜测,但那里确实人迹罕至。

窗外的雨依旧下个不停,并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我索性起来把门外“咔嚓咔嚓”挠门的猫放进来。

市上发布了中小学停课通知,我自然乐得不去上班,要知道这年头老师比学生还不想上班。

猫甩着堪比鸡毛掸子的大尾巴跳上...

【公钟】青山未老

*题目和正文没啥关系

*ooc致歉

*我又来挑战自我了(


“喂,你听说了吗,昨天那天上现了龙的影子!”

“龙?”达达利亚笑了一声,“你见过吗?”

 “这谁见过?”那人给自己倒茶,听罢耸了耸肩。

“你没见过又怎知那是龙?”达达利亚抿了口茶,苦涩的茶水在口腔里打了一转入喉,他丢了块银锭在桌上,“这位兄弟的茶我也请了,不用找。”

小二收了钱,满脸堆笑,“这位爷以后常来!”


像他这样满头橘发的人在城里很少见,引来了城里行人频频侧目,甚至还有女孩儿掷花与他。

“……这都什么啊……”达达利亚叹了口气,低头继续赶路。

他是来找龙的。但请不要误会,达达利亚并不是要...

【策瑜】尘封旧事

*废土背景文学(?)又名拯救对象行动

*算是新类型的尝试(甚至没有逻辑)

*ooc致歉

*新年活动重发


夜里下了好大一场雪,到了早上阳光从厚重的窗帘缝隙挤进室内,明晃晃洒下一片斑驳。

周瑜嘴里叼着梳子给自己扎头发,嘴里低低地哼唱着不知道从哪里听见过的曲子。他拉开抽屉取出那把银色手枪,心情很好的在手上转了个圈儿又插进后腰皮带中。

“来了吗?”他摁住耳朵上那枚小小的通讯器。

“我马上下来。”


孙权的车已经停在下面等他了,周瑜拉开车门,猝不及防地被车里的热气撞了个满脸。

“咳,你车里搞这么热干嘛。”周瑜取下围巾随口问了一句。

孙权摸摸鼻子没说话,把车里温度调低了些。

灰...

文手猜猜看(活动有奖)

夙旌瑜:

策瑜专场:



感兴趣的大家可以来玩玩,猜中最多的前几位附加奖品(3-5名)



分别为一下几篇文章



1.赴梦 



2.尘封旧事 



3.一路 



4.猛虎索吻 



5.故国依旧,故人不在 



6.双龙烛 



7.残风顾温酒 



8.知否...

1 / 5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