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策瑜】赴梦

策瑜新年活动——

初二下一位@Y片 

@千樱雪奈 (作者太太!)


故事的开头,要从幅画说起。


  那日下了一天的雪,到了晚上也不见放晴,夕阳蒙了层纱似的慢吞吞坠了下去,城门旁的士兵查看了最后一位过关者的通关文牒,确认无误放行后关了大门。


  周瑜收好文牒,翻身下了马,他抬手扫落马鬃上的雪,往手心里呵了口气,想着天也黑了,又遇上大雪,索性寻个客栈住下,赶明一早雪停了再赶路。


  心下打定主意,他便牵着马打算寻个下榻之处,谁料天气太冷,住店人多,连问了好几家都没有闲的客房,后来好不容易在东边的酒楼里问到一间,店家却不太愿意留他。


  “小公...

【公钟】无雪之境

*个人理解流

*ooc致歉

*意思就是来交党费了()


              【阿贾克斯是冬天的孩子。】


“先生,就这样吧。”年轻人漂亮的湛蓝色眸子里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唯独垂在两侧微微颤抖的手出卖了他的心情。

“如果公子阁下是这样认为的,那我尊重阁下的想法。”钟离微微颔首,几缕发丝因为动作的关系微微垂下来,教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达达利亚听见钟离的回答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往生堂,尽管他想竭力保持住冷静,但钟离还是听得“砰...

【策瑜】今天加班了吗

*策瑜十一月灰第二十八夜

*双向暗恋

*会ooc


【在人生这条岁月长河里,我们总要与一些人不期而遇,或是恩赐,亦或是教训。】


冷夜里的路灯颤抖着,似乎要被冬夜里的风吹得将熄。

夜里十点,沿路上的商铺早已关门,空留了一面面毫无生气的卷帘门。

孙策背着看上去就分量不轻的电脑包,在窄胡同外的停车场停好了车,小指勾着车钥匙,一步一步毫无生气地往回走。

他租的房子恰好在老城区极不发达的一头,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因为城市寸土寸金,一个刚刚出社会没几年的年轻人根本承受不起。

没有停车场,停车通常是先到先得,但也正好省了租车位的钱,没有大型超市,虽然孙权常常为此抱...

【策瑜】梦里不知身是客

*ooc预警

*两小时速产

*来自亲友口嗨万圣节相关

 *又名万圣回魂夜()


十月底,秋风已经渐凉。落叶“簌簌”地往下落,铺了整整一条街道。

周瑜紧了紧围巾,这天真是怪的出奇——前一天还是热的要死的大太阳天,后一天就冷的像是西伯利亚高压率领千军万马斩破地形阻碍亲自莅临南方。

“难怪地铁上处处散发着一股樟脑球味,”周瑜能够想象出大家翻箱倒柜穿上厚衣服的情景,一个不小心笑出了声。

“周老师早,”高挑的女孩从周瑜身旁路过,笑着朝他打招呼。

“早,”周瑜笑了笑——那是他教过的其中一个班上的同学。

女孩很快掠过,轻巧的像一只鸟一样避过那些水坑,只是留下了一串鞋...

【凛绪】他和他的猫

⚠️欧欧西致歉

⚠️是给亲友@格尔菌 的文!


远处又起雾了,带着六月的暑热蒸腾着。云层厚厚地包裹住整个天空,弄得人懒懒地泛着困意。

“嗡嗡——”茶几上随手放置的手机不住地响,但他的主人并没有来接电话的迹象。

于是那震动也终于偃旗息鼓,随之而来的是“一条未读消息”。

“啊啊……怎么又不接电话,是在睡觉吗……?”衣更真绪挠了挠头,怀里盘了一只长毛白猫。

猫露着粉红色的鼻头咕噜噜睡得正香,白色的爪上不可避免的沾染上灰色的泥水——即使真绪已经努力的擦拭过了。

很显然,这是猫肯定是从阳台的连接处“偷渡”过来的。要说那只猫的主人,那必然是他的邻居朔间凛月。

休息日...

【策瑜】三日谈(下)

*欧欧西致歉

*有前文


孙策的眼睛亮晶晶的,倒映着天空的颜色,嘴角带着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弧度——连周瑜也不得不承认这样孙策让人很难移开眼。


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是说人世间短短数十载光阴,在广袤宇宙中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已,仿佛阳光之下的露水,很快便消失殆尽。

这里实在是一个很适合思考人生的地方,周瑜这样想。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后他们将长眠在沉默的泥土中,又或者浮在空中作两片永远不会分开的云。

车稳稳的停靠在路旁,周瑜眯着眼看向车窗外那一条海蓝色的水带安静的在深谷间流淌,丝绸一样地在太阳下闪着光。

“下车啦,请——...

【策瑜】三日谈(上)

九月青第24夜@音殇七城 

九月青第26夜@云迹


*无脑甜饼

*ooc致歉

*剩下的部分过几天更)

【生活是什么?是通向死亡前厅短暂的停留。】

夏季的雨总是来得急骤而猛烈,雨丝将天地间细细密密地织了一层银白色的网。

窗外的蝉声嘶力竭的鸣叫也终于停止,归于一片令人平静的白噪音里。

周瑜懒懒的掀起眼皮望了一眼外边儿的雨幕,没说话。按照往常来说,这时候的周瑜总会让孙策检查家里的门窗是否关好,晒在外面的衣服有没有收进屋来。

此情此景之下,孙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周瑜生气了。

周瑜脾气好的出奇,这是周围人公认的真理,特别是对于他孙某人来说,周瑜似乎对他拥有用不...

【策瑜】天使吻

⚠️ooc严重(从在河边走变成跳进河里)

⚠️卡文一个月出来的东西)

⚠️小学生文笔

⚠️细节不可推敲,大家看个乐呵就好


【我小心翼翼地回想着,稍微一动弹,仿佛立刻就会被风刮跑的那个记忆。】


城市里的天空仿佛总是透着工业化的灰色,远处雾蒙蒙一片搅得人心头发闷。

周瑜一个人坐在公园绿地的那一把长椅上,脑袋微微向左偏,似乎在盯着什么看——可那一边只有散发着湿润气息的草坪,和偶尔窜上窜下的麻雀。

“在看什么?”一个男人随意地坐在他身旁,像熟识多年的老友一样发问。

“没什么”,周瑜小幅度地耸耸肩,“在想你又到哪里惹祸去了”。


“周先生,您该回去了。”穿着休闲运动装的女孩客...

【策瑜】在那之后

*ooc预警⚠️

*甜文

*会有一点点灵异

*如果接受请继续往下看


关于这件事,孙策已经整疑惑整整一周了。

起初是冰箱里的苹果莫名其妙的少了几个——这一点还是在冰箱里最后两个苹果不翼而飞的时候他发现的。

接下来就是自己挂在浴室的干净毛巾时常变得湿漉漉的,有时还会伴随着细微的水声。

声音很小,每当孙策竖起耳朵屏气凝神去听的时候,一切又重归于平静。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躺在被窝里的孙策终于受不了了,“喂喂,要是吃东西也别再卧室好吗,我真的要睡觉了!!你觉得社畜不用上班吗!!”

于是“咔擦”声戛然而止,倒是的确给孙策留了一片睡眠的净土。


他是一周前搬入这个...

【策瑜】暑夏

七月橙第二十四夜@秋筠° 

七月橙第二十六夜@陸瑜 


*ooc预警⚠️

*短打甜文

*又名空调到底应该开几度(bushi

*两个月没写后的老年人复健(


太热了。

周瑜不知道第几次把孙策过分长的腿蹬到一边,妄图在柔软的床上找到一处温度适宜的地方,然而任他怎么挪蹭,棉质的床单仿佛火炙烤一般的热,热的他连觉都睡不着。

“干嘛?”孙策终于被他一系列的动作吵醒了,迷迷糊糊间抱怨了一句“好热。”

“能不热吗?”周瑜没好气的答,“停电了。”孙策从软绵绵的枕头里探出头来,迷迷瞪瞪的瞅了一眼已经完全偃旗息鼓的空调。

“诶?该不会是没交电费吧,”孙策半睁着眼...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