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策瑜】梦中相见也少

五月粉第十四日【既然答应过,为什么要食言?】

五月粉第十三日@南宸 

五月粉第十五日@心雾远 

————————————————————————————


*是甜的!(没想到吧)

*he

*不要被标题骗了!

*ooc预警


策与瑜同年,独相友善,瑜推道南大宅以舍策,升堂拜母,有无通共。


日子好像很久没有过得怎么舒坦了,周瑜靠在沙发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肚子上那只橘猫的下巴。

橘猫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接着肚皮一翻,就结结实实的滚到了周瑜的臂弯里。周瑜似乎被这懒猫的动作逗的发笑,眉眼弯弯地捏了一把那向上舒展着的肉垫。

窗外还在淅淅沥沥的下...

【策瑜】春光无限

*演员pa

*ooc预警!

*编造历史,只有大背景,剩下的都是架空!

*小学生文笔(缓缓跪下)

*是策瑜,但剧本故事也是完整的,且篇幅有点长。(介意请点❌)

*会有bug,见谅。

*关注一下我嘛!呜呜呜呜呜卑微。


“世界上的事情,最忌讳的就是十全十美,你看那天上的月亮,一旦圆满了,马上就要亏厌;树上的果子,一旦熟透了,马上就要坠落。凡事总要稍留欠缺,才能持恒。”

   

故事发生在民国时代某一个阳春三月,叶泽陪他父亲来梨园听那咿咿呀呀无聊而冗长的戏。

他坐在父亲旁边,看似聚精会神的听戏,实则那一双黑眼珠儿滴溜溜的转,东瞄一眼西看一眼。他的余...

【策瑜】众生相

*ooc预警

*标题是乱取的并且是矫情文学!!

*是be!

*策守寡(?)

*狗血预警


【与岁月对望,所有人都老了,再没人死于心碎。】


这个冬天意外的不冷也不热,总是有软绵绵的阳光斜斜的落进孙策的办公室里,在地毯上洋洋洒洒铺下一块耀眼的的金色。


有细碎的光斑跌落在他的桌子上,徒留了些微弱的暖意。他的桌子很干净——只是干净的有些过分,除了码得整整齐齐的资料以外,只有一束插在瓷瓶里的干花,像是踏过了光阴岁月,干干净净地被放在桌上一隅。


仿佛有强迫症一般在固定的时间上下班,在固定的时间里——迫使自己忘掉一些事情。


他好像走了神,盯着电脑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

【策瑜】【江东幼儿园】论孙策和周瑜的兼容性

*OOC预警

*地名有编造嫌疑

*是全员变小

*总之是乱写的


当晨曦明晃晃地洒在敞亮的街道上时,整个江东镇都醒来了,是一片吵吵嚷嚷的喧嚣。

江东幼儿园当然也是在这片春意盎然的喧闹中逐渐苏醒的。

周瑜此时才揉着眼睛转醒,孙策已经闹闹腾腾的把整个寝室都喊醒了。

“你不困吗?”周瑜眨巴眨巴眼睛很认真的问他。

“诶?不困!”孙策就住他下床,坐在床边,光着脚丫荡腿。


“好了小伙子们,”小张老师推门进来,“起床了就快去洗漱,好孩子不许赖床哦。”

打头的自然是孙策,周瑜拨弄着额前的碎发慢吞吞跟在后头——上周放假回家的时候家里大人忘记带他去剪头发了。

小姑娘们已经叽叽喳喳...

【策瑜】崽

*大瑜小策

*OOC预警


在某一个平平无奇的周末,周瑜被顺着窗帘缝儿偷偷钻进来的阳光叫醒,习惯性地往旁边靠了靠。

空的。

他翻了个身坐起来,迷迷糊糊心道孙策竟然起的比自己还早,这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结果睁开眼睛就看着枕头边上躺着个打盹的小朋友。

嗯,跟孙策长的一模一样,就是年龄不怎么对。

他对着那孩子愣了两秒钟,忽地闭上眼睛,一头栽倒在软绵绵的床上。

…………一定是起床的方式不对。


孙策变小了。

周瑜戳戳床上睡得七扭八歪的孙策,迫使自己接受这个完全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喂,您好,请问是孙策的家长吗?”电话另一端是陌生的女声。

“嗯......是的.....

【瓶邪】 过年

*是老年人写第三人称瓶邪的复健

*ooc预警⚠️

*含有微量黑花

*请愉快食用ojz,祝各位新年快乐!


【因为分开了十年,所以我和你重逢后的每一秒都舍不得离开。】


他们最终还是踏上了旅程,在天气逐渐回暖的一月底。

他们的目的地——海南。

“哦豁,小哥。”吴邪在机场对着手机端详了近一分钟,而后转过头来一脸悲痛的望着张起灵。

“?”张起灵向他投来一个询问的目光。

“海南降温了……”他把手机给张起灵。


这一趟去海南过年并不只有他们两个,小花瞎子和胖子他们从北京飞过去,他俩从杭州走。

吴邪趁着候机的空闲给二叔拜了个年,大概意思就是祝...

【策瑜】初一

*是ddl上疯狂横跳的产物

*有ooc!!!!!⚠️

*新年快乐!


大年初一。

这天天气意外的晴朗,一扫前几日阴雨连绵的没精打采模样。

“公瑾!今天大年初一,我们出去逛逛吧!”孙策惯来闲不住一人,熬了半宿的夜还能一大早神采奕奕的把周瑜从床上拽起来邀请他出去逛。

周瑜半靠在软绵绵的枕头上,半眯着眼睛朝他打了个哈欠。

说是一大早,其实也不算早,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了出来,洋洋洒洒的落在木质地板上。

昨天睡得太晚了,等早上一起来就发现桌子上还有七扭八歪没有收拾的酒杯,茶几角落里还残留着孙策背着他吃零食的各色包装袋。

周瑜头疼的按了按额角,几乎是半威胁半利诱地拖着孙策一起来打扫。...

【夏五】烟花

*欧欧西预警⚠️

*双教师if线

*无逻辑可言,谢谢观看。

*祝各位新年快乐!


“喂喂,我说杰,你怎么还不走。”五条悟懒懒散散地靠在教师宿舍的床上,用脚踹了踹一旁的夏油杰。

“不是你说要出去的吗?”夏油杰被踹了一脚之后很无辜的看着他。

“可是外面开始下雪了耶,”五条悟瞥了一眼窗外。

天地白茫茫的一片。

这人说话的同时也没继续瘫着,撩闲似的环着夏油杰的脖子,树袋熊一样的挂在他上。

夏油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肩膀上那个毛茸茸的头。

没忍住,伸手弹了一下。

日本的冬天似乎总是雪下个不停,等到高专放假的时候,两人也的确不爱出去,就靠在宿舍里的单人床上一部部的看电影。五条悟每每...

【策瑜】长夏Ⅱ

写完了……简单来说就是乱写的x,谢谢观看。


最后他停车在了一处小小的墓园旁——那墓园的确漂亮,小小的一方,公园似的,隔着一条公路面对着的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向日葵花海。

旷野的风不知自哪一个方向来,吹起周瑜额头上的碎发。

“在想我吗?”周瑜的话带着笑意,仿佛是在跟亲密对象日常的耳语。他修长的手指随意的点点身前的那一方矮矮的大理石碑,然后他蹲了下来,把那一束花放在石碑前。


人这一辈子到头来不过百余载,任你生前有多财运亨达权倾一世,最后也不过一抔黄土,消散于天地之间。


他好像是有些累了,靠在石碑上,好像还在低语着什么。

C城的夏天总伴随着雨季—...

【策瑜】长夏 Ⅰ

……欧欧西算我的。没写完,明晚继续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又是一年雨季,蝉鸣贯穿了整个潮湿闷热的夏季,伴随着让人难以入睡的彻夜雷鸣。

双人床的枕头每每只剩下一个,另一个多余的在每一个雨夜里被周瑜紧紧的抱在怀里。当时两个人半夜争闹着抢那床上掉的唯一一条空调被现在却宽大的令人惊心。

到头来也只是少了一个人罢了。

但周瑜几乎不去想这件事,也许在他的潜意识中,那人并未离开,在未来的某一日会突然叩响这扇门。


在某一个暴雨骤停的清晨,他像往常那样洗漱上班,硬要说与其他日子有什么不同的话——他在上班的途中转去了一...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