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策瑜】在那之后

*ooc预警⚠️

*甜文

*会有一点点灵异

*如果接受请继续往下看



关于这件事,孙策已经整疑惑整整一周了。

起初是冰箱里的苹果莫名其妙的少了几个——这一点还是在冰箱里最后两个苹果不翼而飞的时候他发现的。

接下来就是自己挂在浴室的干净毛巾时常变得湿漉漉的,有时还会伴随着细微的水声。

声音很小,每当孙策竖起耳朵屏气凝神去听的时候,一切又重归于平静。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躺在被窝里的孙策终于受不了了,“喂喂,要是吃东西也别再卧室好吗,我真的要睡觉了!!你觉得社畜不用上班吗!!”

于是“咔擦”声戛然而止,倒是的确给孙策留了一片睡眠的净土。


他是一周前搬入这个小公寓的,两室一厅,在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里,这个公寓的租金简直低的离谱。于是本着不要太麻烦,离公司近可以睡懒觉的理念,孙策毫不犹豫的交了三个月的房租。

但万万没想到事情朝着灵异的方向一去不复返。

但好在孙策这个人神经大条的异于常人,他很快意识到确实是有这样一个“鬼先生”和他住在一块儿的,并且几乎是除了惊诧之外好像并没有其他的情绪反应,甚至学会了没事就对着空气念叨两句。

“诶你不知道今天外面真的好堵,搞得我差一点回不来了.......”

“我们老板简直智障,策划案改三遍结果最后还是用了第一版......”

“嗨,你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住在一起我都看不见你耶。”孙策本来想说“鬼”,但总觉得不太礼貌,话到嗓子边儿打了一转又咽下去,换成了“人”。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周瑜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地听他絮絮叨叨,偶尔抬个腿给孙策让个扫地的地方——虽然不让也没关系,但他还是习惯性的抬起腿,就好像自己是孙策能看见、触摸到的实体一般。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过了呢?周瑜想。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属于人鬼哪一个种类,反正自己除了看不见摸不着之外,其他地方与常人无异。

他这样想着,在孙策絮絮叨叨的背景音中,轻车熟路地打开冰箱取出一只青苹果来,继续坐回原位听孙策讲。

青苹果的清甜弥漫于唇齿间,自从孙策发现自己家这个看不见的租客爱偷吃他冰箱里的苹果后,冰箱里的苹果几乎就没有断过。


七月流火,等到暑热渐渐退却,雨便姗姗来迟地播撒下初秋的凉意。

这几日来,外面草地里时常有忽明忽暗的蜡烛燃着,起初孙策还并未反应过来到底是个什么操作,直到某天因为截稿日期翻了日历才发现中元节马上就要来了。

但孙策也没有可以祭祀的人,故而中元节对于他来说也只是极为普通的一天。

——七点半和床进行一场撕扯大战,八点叼着早餐准时出门。堪堪擦着八点半的最后一秒闪进公司,重复一日又一日的工作。

所以有句话叫“机械的工作使人变得迟钝。”

九点半孙策才从会议室走出来,他已经能想象自己是怎么样一个狼狈的形象了。

外面下着小雨,孙策所在的小区没有地下停车场,大晚上离得稍微近一点的车位早就被占的一干二净,他只好把车停在一个郊区外边一个偏僻的角落里,顶着丝丝缕缕带着寒意的小雨往家走。

没带伞吗?

他听见有人问。

嗯......确实没带,他听见自己这样回答。

工作过量的脑子根本反应不过来陌生人的搭话,一把伞便稳稳的举在了他头顶上。昏暗的路灯下,那人的手臂紧挨着他的胳膊,极近的距离下孙策闻见了一股非常熟悉的味道。

然而只是熟悉,他也没想起来到底是哪门子的熟悉。


他站在门口,摸了半天也没摸出来自己家门的钥匙。“完蛋,没带钥匙,连饭也吃不成了。”他一脸沮丧。

而这时周瑜拎出一把钥匙,很无辜的望着他,“你今天没带钥匙耶。”

然而孙策分明看出了他表情里的调侃意味。

“所以你为什么有我家钥匙?”孙策愣住。

“我住这里啊,”周瑜朝他眨眨眼。

孙策花了十分钟良好接受了“看不见的鬼先生突然变成人”这个设定,又花了五分钟时间来消化面前的漂亮男人在等他回家吃饭的事实。

好像一切都是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让人找不到一点不合理的情感的存在。

他看着周瑜摆好碗筷,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你身上的是不是我的衣服?”

“是啊”,周瑜回答的坦然,好像孙策的衣服本来就应该他穿一样。

窗外小雨落在玻璃上汇集成一道道蜿蜒的水流,使得外面的路灯光也变得影影绰绰起来,“沙沙”的雨声仿佛隔绝了屋内外。

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们两人。

等到周瑜洗了澡一屁股坐在他床上时,孙策也并没有什么惊讶,“你每天都睡这吗?”他问。“废话,”周瑜有一搭没一搭地擦着头发,“这屋子就一个卧室一个书房,其他也没地儿睡。”“好,”孙策点点头。

暖黄的灯光倾泻在整个卧室,气氛好像也充斥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睡觉,”孙策拍拍身侧空出来的位置。



有的时候你很难说清楚缘分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就溜进你的生命中将你带入另外一条从未设想过的路。

“有什么表示吗?”孙策动了动脚,拿脚趾头戳周瑜的小腿。

“?”周瑜正靠在床上看书,听见他问,一脸疑惑的望向他。

“诶,七夕,明天七夕!”孙策控诉,“前几年还想着要过七夕,今年你连想都想不起来!”

“啊,”周瑜了然,他点点头,斯文地将眼镜摘下放在床头。

他向孙策招招手,孙策狐疑地凑了过去。

吻便落在他的唇角,他环住周瑜,意欲加深这个吻。

夜深了,一如他们当年初见时落着细雨。

烟火反复间便要走完一生。



(同人女的七夕只配产粮doge)

评论(14)
热度(227)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