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策瑜】三日谈(上)

九月青第24夜@音殇七城 

九月青第26夜@云迹


*无脑甜饼

*ooc致歉

*剩下的部分过几天更)

【生活是什么?是通向死亡前厅短暂的停留。】

夏季的雨总是来得急骤而猛烈,雨丝将天地间细细密密地织了一层银白色的网。

窗外的蝉声嘶力竭的鸣叫也终于停止,归于一片令人平静的白噪音里。

周瑜懒懒的掀起眼皮望了一眼外边儿的雨幕,没说话。按照往常来说,这时候的周瑜总会让孙策检查家里的门窗是否关好,晒在外面的衣服有没有收进屋来。

此情此景之下,孙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周瑜生气了。

周瑜脾气好的出奇,这是周围人公认的真理,特别是对于他孙某人来说,周瑜似乎对他拥有用不完的耐心。

“公瑾。”孙策转转眼珠,有些心虚地开口。

果然这次周瑜连眼皮都懒得抬了,直接装作没听见。

要说孙策最近什么事惹到周瑜了,那好像还是真的多了去,比如随意丢在沙发上永远无法挂好的毛巾,咕噜噜滚作一团的易拉罐以及长期被卡在沙发缝中的电视遥控器。

——但那些应该都不是主要原因,孙策这么想。最有可能的应该还是导致他住了那么一周院的原因。

孙策此人好友众多,偶尔三朋两友聚众喝点小酒,到家也就是迷迷糊糊的微醺状态。要说他真的到了酩酊大醉的状态,那也得追溯到他俩刚确定关系准备“昭告天下”的时候。

那天他和太史慈吕蒙几人相约叙旧,周瑜本应参加,但那天他班里的几个小崽子犯了事,周瑜便留在学校处理那几个崽子的事儿。为此孙策在电话里吐槽“你干脆给那几个打架的一人一拳,看看谁才是班上的老大。”逗得周瑜在电话另一头辛苦忍笑,转脸过去还得保持严肃。

可事情坏就坏在那天傍晚的暴雨,像是极速上升的气流与高空冷空气的相遇而成的雨,平白无故淋了人全身湿透。

孙策借着一身酒劲,拍着胸脯向太史慈吕蒙保证他能在大雨天飞奔回家,太史慈这会醉的估计比孙策还厉害,他一手搭在孙策的肩上,另外一只手在空中比比划划,好像是在和孙策比划什么。吕蒙一旁看着好笑,又见孙策一个猛子就准备冲进雨幕往回跑,他心下想了想,还是给周瑜打了个电话。

“公瑾哥,策哥喝醉了麻烦你来接一下他吧。”

“具体位置在哪里?我把你们一起送回去吧。”周瑜撑着伞往外面走,车钥匙在雨声中“哗啦啦”地响。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吕蒙再回头看那俩胶着在一起吹牛皮的两人,却发现只剩下了太史慈一个人。

“?孙策呢?”吕蒙傻了。

“他……他回家了!”太史慈大着舌头回答。

吕蒙心道坏了,这么大雨孙策就跑出去,这下找人也难,淋了一头雨回去说不定还要生病。

吕蒙让太史慈在这等着,他冲进雨里准备把孙策给抓回来。

等到周瑜开车过来的时候那是一片兵荒马乱,吕蒙一头干练的短发有气无力的贴在脸上,还有水珠顺着他的脸往下滴。

孙策就更别提了,整一个从池塘里捞出来的落水狗一般。

“你们这是……?”周瑜讶异。

吕蒙摆摆手,苦笑着把事情的经过简略说了一遍。听得周瑜脑壳上青筋暴起,他扶了扶额头道“不好意思啊吕蒙……”

吕蒙摆摆手,也没当多大个事,“嗨,喝点酒嘛,小场面。”

周瑜回车上取了几条新毛巾——学校年会发的,一直也没用过。

“走吧,我先把你们送回去。”周瑜朝他们招招手。

孙策靠在副驾驶位置上呼呼大睡,周瑜面露歉意地将两人各自送回家。


一场大雨足以让一个被淋成落汤鸡的醉鬼生一场大病了。周瑜连拖带拽的把人弄上楼,几下将他按在已经放好温水的浴缸里。

然而这样的努力并没有阻止孙策第二天醒来就咳了个惊天动地。

周瑜一脸糟心的把孙策拖进医院检查,结果检查结果一出来,医生便委婉的劝孙策住院。周瑜看着那张报告单脸都沉下来了,孙策这会烧的迷迷糊糊的又不好当场发作。

于是等到孙策病好了,报应也来了。

当然,报应指男朋友的怒火,看上去哄不好的那种。


“公瑾,”孙策没皮没脸地把脑袋搁在周瑜的肩上,“马上放假了我们去旅游呗?去川西看看?”周瑜翻了一页书,语气极其恶劣,“肺炎才好,上高原是想找死?”

“已经完全好了嘛,”孙策不管周瑜冷冰冰的语气,自顾自地贴上去,用脑袋拱拱周瑜的下颌。

周瑜这人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他要是真不想管孙策了早八百年俩人就分手了,哪里还走得到现在这一步?

于是在孙策死缠烂打加软磨硬泡之下,周瑜终于动摇了立场,勉为其难的答应他头脑一热的旅行计划。


说是计划,但其实一点儿计划也没有。他们在凌晨从沿海城市出发,横跨大半个中国,在西南的某一处降落。

孙策租了一辆车,一路往西飞驰。

沿海城市和内陆城市的景色完全不一样——大块的云朵悬浮在湛蓝色的天空里,在地面上投出一块又一块的阴影。山川层峦起伏,一眼望去竟望不到尽头。羊群成片的聚集在山间缓坡上,如同落在地上的云朵。

孙策的眼睛亮晶晶的,倒映着天空的颜色,嘴角带着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弧度——连周瑜也不得不承认这样孙策让人很难移开眼。






(等我今天早上考完计算机二级继续更……)

评论
热度(42)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