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凛绪】他和他的猫

⚠️欧欧西致歉

⚠️是给亲友@格尔菌 的文!





远处又起雾了,带着六月的暑热蒸腾着。云层厚厚地包裹住整个天空,弄得人懒懒地泛着困意。

“嗡嗡——”茶几上随手放置的手机不住地响,但他的主人并没有来接电话的迹象。

于是那震动也终于偃旗息鼓,随之而来的是“一条未读消息”。

“啊啊……怎么又不接电话,是在睡觉吗……?”衣更真绪挠了挠头,怀里盘了一只长毛白猫。

猫露着粉红色的鼻头咕噜噜睡得正香,白色的爪上不可避免的沾染上灰色的泥水——即使真绪已经努力的擦拭过了。

很显然,这是猫肯定是从阳台的连接处“偷渡”过来的。要说那只猫的主人,那必然是他的邻居朔间凛月。

休息日要叫醒凛月实在是太难了,从小凛月就是这个样子,老是睡不醒的样子,然而清醒的时候眸子又是亮晶晶的,不知在酝酿着什么主意。

“真~绪,怎么给我打电话呢,”对面的人嗓音低低的,带着一丝不出意外的抱怨和撒娇。衣更真绪简直能想象到对面那人是什么样子。

朔间凛月陷在柔软的沙发里,眼睛半阖着,黑发柔软地搭在额前,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啊啊——那就先放在真~绪那里吧,可怜老爷爷还没有睡醒……”

大白猫抖了抖耳朵,似乎是对自家主人的不管不问表示不满,翘着尾巴挣脱了真绪的怀抱,一边在实木地板上踱步一边“咪呜咪呜”地叫。

根据真绪多年“捡猫”的经验估摸了下它应该是饿了,但很不幸的是他上次从凛月家提来的一袋猫粮已经在它上上次和上一次“越狱”的时候吃完了。

衣更真绪拢了拢在床上蹭的有些凌乱的头发,还是决定把这大白猫送回去,顺便再带一些猫粮回来以备不时之需。

他在抽屉里翻翻找找,试图寻找到凛月家的钥匙。

“原来在这里!”衣更真绪把钥匙在手里转了一圈,一手捞起猫,趿拉着拖鞋去开对面的门。


很令人意外的,朔间凛月的小公寓并非杂乱无章,相反,一切物品井井有条地放在它们本应待在的地方,只有他的衣服被随意丢在沙发上,团成一团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唔……真~绪来了呀,”朔间凛月从卧室探出一个脑袋,乌黑的头发翘了几根,声音带着几分未醒的沙哑。

“抱歉,小凛,是我把你吵醒了吗?”猫轻盈地一跃而下,对着饭碗就是一顿狂吃。衣更真绪有些抱歉的发问,“不是真绪吵醒的,之前就醒了。”

朔间凛月面上认真。

“外面下雨,不如真~绪和我一起睡午觉吧!”朔间凛月趁衣更真绪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勾住了他的脖子,把自己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衣更真绪身上。

“喂喂……!”衣更真绪被他吓了一跳,连忙稳住身形。这人从小到大根本没有对“距离感”有过一丝一毫的正确认识,

朔间凛月温热的吐息落在衣更真绪的颈侧,他在真绪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弯了弯嘴角。


“振作起来喂!明天还要继续工作——”衣更真绪拍拍他的背。

“正因为明天是工作日今天才要好好休息嘛~”凛月在他颈窝蹭蹭,满意的得到了身边人的一阵颤栗。

朔间凛月好像有天生就能将人说服的能力,衣更真绪也拗不过他,“那今天就在这吃饭啦。”

“好诶那就真~绪做饭吧,”朔间凛月眨眨眼,顺势把脑袋枕在真绪的腿上。

“好啊,那凛月也要一起,”衣更真绪腿上躺着凛月,脑袋旁边的沙发抱枕上还顶着一只大白猫。

——像极了分外和谐的一家人。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夏日太阳落得晚,从云层的裂隙里透出金色的光,仿佛在灰色云层上镶了细细密密的金边。

“想一直一直——和真绪这样,”朔间凛月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双手交叉放在在衣更真绪的背后。

这个姿势实在是过分亲密了,朔间凛月仿佛感受不到这过分亲密的气氛,眯着暗红色的眸子看那一抹血色很快的从真绪的脖子一路爬到耳朵尖儿。

“喜欢真~绪,干脆真~绪和我生孩子吧~”凛月闭着眼睛,一脸理所当然的语出惊人。

“喂,你这家伙正经一点啦!”衣更真绪被他的话惊得一震。


“哎呀~”朔间凛月翻了个身,整个人黏黏糊糊的挂在衣更真绪身上,仿佛在进行一场无声的恶作剧。“嗯哼哼~♫肚子饿了,真~绪做饭喔~”

“喂喂……使唤人不要这么熟练啊喂!”衣更真绪艰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那凛月也要和我一起!”

“唔……真~绪在说什么……听不见呢♫”


乌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散去了,夕阳颓落于地平线,零散的几颗星早已按捺不住的在灰蓝色的天穹里绽放光芒——那些星星是属于整个夜幕的,而不是属于这世上某一个人的。


【但是属于朔间凛月的星星,正在他旁边发着光呢。】

评论(2)
热度(11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