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策瑜】梦里不知身是客

*ooc预警

*两小时速产

*来自亲友口嗨万圣节相关

 *又名万圣回魂夜()





十月底,秋风已经渐凉。落叶“簌簌”地往下落,铺了整整一条街道。

周瑜紧了紧围巾,这天真是怪的出奇——前一天还是热的要死的大太阳天,后一天就冷的像是西伯利亚高压率领千军万马斩破地形阻碍亲自莅临南方。

“难怪地铁上处处散发着一股樟脑球味,”周瑜能够想象出大家翻箱倒柜穿上厚衣服的情景,一个不小心笑出了声。

“周老师早,”高挑的女孩从周瑜身旁路过,笑着朝他打招呼。

“早,”周瑜笑了笑——那是他教过的其中一个班上的同学。

女孩很快掠过,轻巧的像一只鸟一样避过那些水坑,只是留下了一串鞋跟敲打水泥地的清脆声。

“年轻真好,”周瑜感叹了一声。


他来这所大学当外聘教师也就差不多一年前的事。说实话作为一个外地人,能够在一年之内在这个城市立足已经很不错了——至少认识他的那些老师总是略带羡慕的这样对他说。

“来,书翻开到127页,我们上节课讲到了字体的演变……”

……

铅灰色的云好像终于承受不了重量,“哗啦啦”的落下了一场急雨。

窗外窸窸窣窣的雨声引起了一干学生的注意,恰好这时下课铃响起,原本窸窣的雨声很快被学生们收拾书包移动桌子的声音覆盖过去。周瑜合上书,在上课结束的最后一秒提醒大家记得交作业。

“好的好的!周老师再见!”

“周老师下周见!”

不出几分钟教室里的人群便散了个一干二净,周瑜倒也不着急,装好书之后就慢悠悠地往教室外头走。

下午没课,也没通知要开会,等会儿该去哪呢?周瑜思索了一番,最终决定随便走出去逛逛,实在不行买点菜晚上带回去。

没办法,他家离市中心实在太远了,光是乘坐地铁就需要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周瑜扶了扶眼镜,站在公交车站旁等车。他呼出的热气在口罩里打了个转儿最终停留在镜片表面,把他的视野氤氲成一片模糊不清。


人群来来往往,周瑜顺着人群的方向挤进公交车,雨水顺着窗玻璃斜斜的往下淌,颜色各异的广告牌被切割成光怪陆离的色块。

他随便选择了一个车站下车——总之三个连续的车站都离超市差不多近,所以在哪一个站点下也全凭他心情。

路边的小店上摆满了诸如南瓜灯、小幽灵之类的摆饰,“万圣节到了诶,”周瑜站在一家新开的咖啡店旁,正准备推门进去。

在全球化发展的今天,不管是什么洋节还是本土节日,能让人开心的节日总归是要庆祝一番的,于是周瑜毫不犹豫地点了那杯名叫“万圣节特供”

的咖啡。

很不错,点特供咖啡送两个万圣节摆件。周瑜坐在靠窗一边的吧台上坐下,百无聊赖地戳着那两个摆件。

“喂小周,今晚中文系老师团建来不来?群里就你一人没回消息了昂,”电话响起,对面那人大大咧咧地讲。

周瑜笑笑,给他打电话的正是与他关系还不错的吕蒙。

“菜都买完了,今儿就不去了。”

“好你个周瑜,下次我单独找你喝酒,我到要看看咱俩谁酒量好!”

“好啊,”周瑜笑了一声,“等你请客哦。”

“你……”吕蒙还想说些什么,最终到嘴边儿只剩下一句叹息。

“人总是要走出来的,”吕蒙说,作为和他一起跳槽工作的老朋友,他也只能这么说。

“没事儿,”周瑜抿了一口咖啡,“这么像老妈子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哼,”电话那头吕蒙哼哼着把电话挂了。


“嘎嘣”一声,周瑜咬碎了一片巧克力饼干,香甜顿时弥漫了整个口腔。

是了,他记得那个人最爱吃巧克力。爱吃到什么程度?大概也就是拔了智齿当天也嚷嚷着要吃的程度。

那个人,那个人……他竭力想去忽略掉那人存在的痕迹,却发现连自己也是那个人存在的痕迹。

有句话不是那么说的吗,“他死了以后你就成为了他活着的墓碑。”

确实有点矫情,但从某些角度来讲似乎也的确如此。

周瑜曾以为自己逃离了和孙策生活过数十年的城市便能够让自己走出来。可到了这个新的城市也并无多少改观。

当时吕蒙担心他一个想不开可能就变成野外一块真正的石碑,嚷嚷着也陪他换了个城市工作。

有什么想不开的,他说,人总是要死的,只是分了个先后罢了,有可能他先在下辈子打打工赚赚钱,等我过去的时候连工作都不用找了,多好。

喂我觉得你这个样子就很像想不开的模样啊,吕蒙忧心忡忡。

要上课了,他耸耸肩,决定终结这个话题。


深秋太阳落的早,七点才过天已经完全黑了。街市的灯明晃晃地把整条路照的一清二楚。

等到周瑜终于挤上地铁到家时已经快八点了。老实说他不太愿意在天已经黑透了才回家,这样的房子里冷冰冰的,连一点热乎气儿都没有。

“呼,”他呼出一口气,把这间屋子里所有的灯都打开。

暖橙色的灯填满了整个房间,不知是不是错觉,周瑜觉得这灯光的颜色仿佛有实质似的,把他那空缺了很久的,逐渐麻木的心填上了那么一点。

他推开书房的门,取出一本孙策的书。


作为一名科研人员,孙策算得上是相当优秀的,但这也意味着他经历了超过一般人的努力和付出。在周瑜记忆里,上研究生那会儿孙策就和他导师参加了个什么科研项目,整半年都是这里逗留一会儿又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作为一场异地恋的亲历者,周瑜至今还能回忆的起自己当时有多提心吊胆,生害怕出些什么意外。

等到半年之后孙策悄悄来看他的时候周瑜几乎不认识面前这个被太阳晒得黑的不行的男人。

“这叫健康!”孙策在周瑜感叹了一句“你怎么这么黑”之后不满地反击了一句。

“周瑜同学,我认为你应当对自己的男朋友的颜值有一些正确的认知,比如——帅的石破天惊那种。”孙策摸摸下巴,神色颇为正经。

周瑜把他的脸转过来,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番。

“嗯,确实很帅,”说着吻便落在了孙策的额头上。

“休息一会儿吧,”周瑜拍拍床,“大后天还要赶飞机回去呢。”

孙策嘴里叼着一块巧克力朝周瑜笑,“美人邀请,我怎敢不答应呢?”

“滚蛋,”周瑜笑骂。


孙策毕业以后顺理成章地留任成为助教,同年周瑜毕业后也到了孙策所在城市的另一所大学教书。毕业后两人手头紧紧巴巴,并不像什么超现实主义

小说里写的什么高材生毕业后工作年入百万一类的桥段。

但日子好歹是越过越有起色,他们在距离市中心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套小房子,面积不大,两室一厅,而次卧最大的作用就是谁吵架不占理就搬过去住。

普通人的生活也并非戏剧,一日复一日哪来那么多高潮迭起的部分。但往往什么戏剧化的桥段出现,一般都是令人难以承受的——要么是高兴的难以承受,要么是悲痛的难以承受。


很长一段时间里周瑜很难接受孙策出意外这一事实——毕竟他们已经把未来规划的妥妥当当,今年年底计划去乘坐欧洲环线,明年夏天准备去日本看看东京晴空树。

但是他们永远不可能拥有“今年年底”和“明年夏天”了。孙策死于一场意外。科考队在徒步翻山时遭遇了暴雪,孙策就是在那场暴雪中失踪的,什么都没有留下。

        他就像天边最自由的一只鸟,掠过人间又拍拍翅膀飞走了。

周瑜取下孙策那本书,准确来说是孙策写的那本书,窝在沙发上看。窗外飘来的是一阵阵关于万圣节主题的BGM。


书搁在周瑜的脸上,像他每一个午后打盹时那样——只是再没有人来给他搭上一件衣服。

他似乎是睡着了,恍惚间听见什么人在喊他。

“快起来,大冬天在这睡要感冒!”

周瑜哼哼着象征性动了一下。

那人叹了口气,托起周瑜的颈和腰一个发力就将一个身高185的男人稳稳地抱了起来。

一瞬间的失重让周瑜下意识睁开眼并将手环在那人颈上。


孙策眨眨眼,摩挲着周瑜的后颈,“万圣节快乐——”

周瑜傻愣在孙策怀里,好像连呼吸都静止了。

然后孙策分明看见那双平日透露着冷静的眸子逐渐变得通红。

他挣扎着下地,却又因为腿软踉跄了一下。

孙策失笑。

“你.......还走吗?”半晌,周瑜哑着嗓子问。

“可能过了今晚吧......也许就再也回不来了。”孙策看了看自己有些透明的手,还好,还能碰到实物。

“吃饭吗?”周瑜胡乱的抹抹眼睛,下意识问了一句。

“吃,”孙策安抚似的牵起他的手,“你做我做?”

“你做,”周瑜闷闷地应了一声。


周瑜的小公寓弥漫起了一种名为“热闹”的味道,他自己说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味道,只是打心底觉得这样就算是“热闹”。

“那今天这顿饭算是什么呢?”周瑜歪歪头,“算是一顿接风宴?”他笑笑调侃孙策。

“你说算什么就算什么,毕竟孙某人厨艺高超,一般人可吃不到。”孙策给他夹了一筷子菜。

也许是室内温度高了,窗子上蒙了一层水雾,把外面的灯影模糊成无边界的色块。

再次相遇也意味着再次离别,他们都心知肚明,但此时此刻他们谁也不去捅破这层薄如蝉翼的窗户纸。


他们靠在沙发里,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大部分都是聊周瑜这几年都在干什么,中间几年发生了什么变故。

对于孙策来说,他仿佛就是陷入了一场无梦的沉睡,醒来便已是物是人非了。

“也许今天是万圣节吧,”孙策眯着眼笑,唇边露出一颗虎牙,“百鬼回魂夜嘛。”

“你们原来也过洋节啊,”周瑜失笑,“这怎么想怎么有奇怪的违和感。”

“与时俱进嘛,”孙策懒懒散散靠在周瑜腿上,并且熟练地从茶几抽屉里掏出一根巧克力棒。


“想过以后怎么办吗?”孙策叼着巧克力棒有些口齿不清地问。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呗,”周瑜手在孙策的额头上点点。

“下辈子干点什么?”周瑜问。

孙策被他这一本正经的语气逗笑了,“下辈子肯定得等着你来啊,要不你干脆开家咖啡店算了,省的我每天上班都要喝速溶咖啡。”

“孙老板到时候得多光顾啊,”周瑜也觉得这个话题变得荒诞起来——他正跟已亡故的爱人谈论下辈子要做点什么。

“等会儿,”孙策突然想起什么,“虽然这样有些不道德,像是我要强行套住你一辈子一样,”他伸手在兜里摸出了什么,“不过早就买了,现在这样也算是留个念想吧,”他捉住周瑜的手,“周瑜先生你愿意接受我的礼物吗?”

戒指稳稳套在周瑜的无名指上,仿佛有千金重。

“我愿意,”周瑜朝他露出一个微笑,然而眼泪却毫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啊呀,好像快到点儿了,”孙策看看时钟,语气轻巧的像是准备去上班一样。

周瑜扭过他的脸,狠狠地朝他吻过去。气息纠缠之间仿佛带着血气,应该是他自己的,周瑜这样想。

孙策的眼也分明通红,说得好像是短暂的离别,可真正意义上却是永别。

“不要骗我啊,”周瑜把头放在他的肩上,身体不住颤抖。

“怎么会骗你?”孙策声音轻了下去,像是带着哭腔的笑。随后他怀里一轻,什么都没有了,连带着孙策给他带上的那枚戒指。

“晚安,孙策。”周瑜望着窗外不甚清晰的天空,轻声说。





对不起我的亲友@陆柒柒柒柒染 让他考完试就看这么阴间且难吃的饭........

评论(8)
热度(4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