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策瑜】俯仰之间

*我流策瑜

*周瑜第一视角

*ooc致歉

*真的很日常

 



 

“孙策已经出去整整十天了。”我躺在床上听外头淅淅沥沥的雨声,突然这样想。

然而这绝不是说我们两人的感情从此破裂或者说孙策给我扣绿帽子这种诸如此类的事。

这事开头只是孙策手上接了个项目,需要他出差去方圆几十公里鸟不拉屎的地方考察——当然鸟不拉屎可能只是我的猜测,但那里确实人迹罕至。

窗外的雨依旧下个不停,并且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我索性起来把门外“咔嚓咔嚓”挠门的猫放进来。

市上发布了中小学停课通知,我自然乐得不去上班,要知道这年头老师比学生还不想上班。

猫甩着堪比鸡毛掸子的大尾巴跳上床,大摇大摆地一下压在我的胸口上,压得我喉头一哽。

“猪啊,”我语重心长摸摸他的肚皮,“等你爸回来该让你减肥啦。”

猫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并不理我。

 

 

人一旦懒下来再想重新开始工作是非常困难的,譬如我——

教案被扔在一旁的小几上,语文书的塑料封皮上潮湿的反射着玻璃上雨滴划过的痕迹,模模糊糊地和文字搅作一团。

在我放飞自我发呆的时候孙策给我来了个视频,他明显瘦了,胡子生在下巴一圈,似乎是没时间打理的样子。

于是我笑他是流浪侠客,他摸摸下巴,似乎认定我在肯定他的美貌一般,朝我露出了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中间絮絮叨叨又聊了些什么,无非就是今天你吃了什么我吃了什么,又去哪里了——当然在这一方面,只是他单方面给我展示他身后澄净的蓝天和镶嵌在空中的雪山。

末了他又添了一句,说考察马上结束了,后天的机票,转机到p市大概是凌晨三点的样子。我静默了一瞬,告诉他:那我到时候来接你。而他只是以飞吻回应我,说到时候陆逊搭他一起回来。

 

窗外雨声渐大,打在卧室的窗玻璃上“噼啪”作响,天地间仿佛除了雨声之外,别无他声。

 

再一次见孙策时,我心下觉得他脑子不太好使——要说为什么是再一次,只是因为在很久远的童年时期,因为双方父亲工作的关系我们见过短暂的几面。

说起来我俩的爹算是多年的朋友,但是孙策他爹常年在另一个地方工作,很少和我爹见面,导致我和孙策也只见过寥寥几面——虽然当年也互殴的不可开交罢了。

——咳,话说回来,当我再一次见到孙策的时候是在大学,准确说是在篮球场上。我见着孙策正在把一个足球丢进篮球框里。

我愣了一下,又见着这人有些眼熟,于是停下脚步看他。

那时是夏日的一个午后,篮球场上没有其他人,于是他很自然的看着我——也愣了一下。

“周瑜?”

我听见他语气带着点不确定。

然而我也的确很难把很多年前那个没事就和我干仗的小屁孩和眼前这个英俊阳光的人联系在一起。

“嗨,”突然见到长达十几年没见的玩伴,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开口,我笑了一下,“好久不见。”

足球“咕噜噜”撞了下杆,又滚到他面前,他抄起球抱着,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我眼神从他怀里的足球又转移到篮筐,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尴尬地抓抓脑袋。

“呃……真心话大冒险输啦——”他指指另一边正在录像的手机,以表示自己真的不是脑子有问题才干这种事的。

“噗,”我没憋住,一个不小心笑出声来。

 

在那之后我们便迅速熟络起来,包括但不限于在篮球场上“互殴”——别多想,用的是真的篮球。或者在某一个不甚重要的课上偷偷溜出去撸串,当然多半是他怂恿我,在得知他期末学年成绩保持在专业前三之后,我选择了结束这项活动。

 

你要问我我们俩究竟是怎么纠缠到一起的——总之这不好说,我愿单方面称之为这是一场“孽缘”。于是我们的活动又悄悄增加了几项,但参与者都只限于我们两人。

 

正因如此,我和孙策一同见证了城市边缘大海之上的那场日出。见证了山巅上璀璨的银河流星,和昏沉之中挤在出租屋里睁眼望见的一场秋雨。

 

然而我和孙策的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而败露,我不知道孙策那边发生了什么,他不肯告诉我,或是轻描淡写的以一句话带过。

那段时间我的脑子里终日回荡着父母的责骂和叹息,他们不敢想象也不能理解,他们的儿子竟能做出如此离经叛道之事。在夜里我听见我母亲的抽泣和我大哥安慰他们的低语。粘稠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我爸沉默的推开我屋子的门,和我谈了快两个小时。

末了他叹口气,“随你吧。”

 

我知道,妥协是他们最大的让步。毕竟我是他俩亲生的,总不可能一言不合把我打死再从楼上把我扔下去。

再后来我两三年没有回家,一方面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我还不清楚到底二老的想法是什么,家里的一切大事基本由我大哥处理。

在第四年年尾的时候,我妈问我,今年过节回不回去,要是回去的话把孙策也带回来。

在我记忆中那是个相当快乐的冬天,孙策拉着我在楼底下放了好一会儿烟花,直到我看见另一个瘦高的少年偷偷摸摸往孙策身后溜。

我立即意识到那是孙策的弟弟孙权,他见我望了过来,对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我点点头,没做声。

旋即我听见孙策“嗷”了一声,反手就给他弟一个爆栗。

我回头看,孙策的父母正和我家二位交谈甚欢。

 

 

 

雨丝在天地间连成一片,到了晚上也丝毫没有减小的趋势。孙策上飞机之前给我发了微信,彼时我正在给“主子”洗碗,水沾在手机屏幕上回复了个“h”。

不得不说,雨声太容易令人昏昏欲睡了。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至少也要等到孙策回家再睡,结果稍微恍神了那么一瞬,人就沉沉睡去了。

恍惚之间,我听见门外有叮当作响的钥匙声,紧接着就是什么人悉悉索索脱下了外套。我困的睁不开眼睛,也就没吭声,任他去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还未亮,从窗帘缝隙中隐隐透出路边街灯的暖黄色。耳边有清浅的呼吸声,孙策正在我身边睡着,我翻了个身,并不吵醒他。

当我在白日醒来的时候,孙策必然会在我身边。

 

耳边雨声渐小。






不知道说什么但是跳出舒适区写文这件事我还敢


彩蛋是独立的他们吃火锅的故事不喜欢的就不用看啦(以前写过差不多的)


 

 

 

 

评论(4)
热度(31)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