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空荧cb】在重逢以后

*深渊荧x旅者空

*cb向

*空视角第一人称

*捏造背景


在他的想象中,那些多梦的夜晚是他可以藏身的又深又暗的水潭。



“要出去走走吗,荧。”我敲敲她的房门。

“等下,”荧在屋里回答,可能是在收拾东西,声音穿过厚重的木门,倒显得有些闷。

“好吧,”我耸耸肩,抱着手臂在门外等。

“喂喂——我们一会儿去新月轩吃饭吧!”派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一如既往地聒噪。

“想吃好多好多苹果派、堆高高和……仙跳墙!”

“对了,你现在可以喝酒了吧!”派蒙叉腰,在我面前一晃一晃。

“好,吃吃吃。”我扶额。

“走吧哥哥。”面前的房门忽然打开,紧接着一双带着寒气的手冷不防贴在我的脖颈上。

“喂!冷死了冷死了荧!”我缩着脖子往后跳了一步,“咚”一声撞在窗框上。

她在一旁坏笑,小狐狸似的。



暮色四起,璃月港早一片灯火交映,漂浮着的明灯在海面上,灯光随着浪的起伏而闪闪发光。

月是盈月,藏在千万盏明灯之后,在云层之间,晕一层朦胧的光。


海灯节。



荧换下她常穿的那套衣服,换了璃月人常穿的旗袍,只是胸口依旧别着那支失去了光泽的因提瓦特。

“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套衣服?”我疑惑。

“早就买了,好看吗?”她在我面前转了一圈儿,小孩子一样望着我。

“很好看,很适合你。”我点点头,为她整理被海风吹乱的发丝。


在璃月呆了好长一段时间,虽然很久没来了,但路还是起码找得到的。

派蒙这个小家伙这会儿翻上翻下,一会儿夸荧好看,一会儿又掰着手指头念叨准备吃什么。

——然后发卡就被荧抢走了。

我乐得见她俩吵架,我在一旁观战,有个词怎么说来的?

对,解闷儿。



“好久不见,旅者。”钟离朝我点点头。

“祝贺你找到你的血亲,”钟离微笑,“要同我一道去新月轩吗?”

“好诶!”派蒙拍手。

“等下……他带摩拉了吗?”我心里嘀咕。

“走咯,”荧扯扯我辫子。带着跟的鞋在路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和派蒙一起走在我前面。


轻微的海风从那边飘来,温和的,不至于太冷。在暖橙色的灯光下我才发现荧的那件月白色的旗袍上竟绣着暗纹——光落下时那些纹路若隐若现地反射着光。

街上来人熙熙攘攘,孩童嬉闹声与街边小贩吆喝声交织成一片。

她正偏着头和钟离说些什么,看她的表情似乎正和钟离交谈的开心。

“旅者?”钟离见我落在后面,微微停顿侧头叫我。

“哦哦来了。”我晃晃头,跟上他们的脚步。



钟离似乎早预料到了这场相遇,为什么这么说——那必然是我看见他在新月轩预定了三个人的座位。

……派蒙不算人,是应急食品。


我拉着荧落座,不用我介绍,因为他自然知道钟离是何许人也,但现在即无利益纠纷也无立场分歧,当务之急自然是享受这一桌佳肴。

荧说她要尝尝苹果酒,我本来想制止她,但又转念一想也就随她去了。

“哥哥,喝吗?”她把酒杯递给我,我便顺势借着她的杯抿了一口。

甘冽香醇,带着果酒独有的芬芳,怪不得那个不干正事的吟游诗人这么喜欢。

“不错,但我坚持喝我的覆雪之吻。”我撑着头,意志坚定。

钟离不愧是活了六千余年的,璃月曾经的神。璃月曾经的故事他信手拈来,说书人一般。

荧喜欢听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也曾偷偷坐在高大的树枝上,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分享彼此的故事。


于是她就一边听钟离讲故事,一边不自觉地喝光自己杯中的酒,一杯接一杯,就这么趴在桌子上。

“居然就这么醉了……”派蒙拍拍脑袋,有些不解。

“抱歉啊钟离,”我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无妨,明日我差人送些醒酒汤来。”钟离摇摇头,转身对一旁的服务小妹道:

“账单还是按老规矩,记在往生堂下。”


“需要我送你们回去吗?”钟离问。

“呃,不用不用,”我摆摆手。“旅馆就在下面,我扶她回去就好。”

“路上注意安全,旅者。”钟离朝我道别。


荧喝醉了很不老实,嘴里嘀嘀咕咕念叨着什么,又张牙舞爪,一副炸毛小猫的模样。

我看着好笑,又怕她摔了,干脆像很久以前那样将她背在背上。

她这会儿倒是老实了不少,也许是睡着了,清浅的呼吸落在我耳侧。

“哥哥……”她似乎是在梦呓。

很难去相信,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那样天真烂漫的小孩,到头来竟一手策划了深渊教团的所有活动。


我闭上眼睛,似乎能听见绝云间呼啸的风声,听见果酒湖潺潺的水声。

我在所有的地方寻找着她的足迹,呼唤她的名字。

空谷带来了回声,湖水流淌着思念。


“在这呢,”我拍拍她的手。

“一直都在,不会再离开了。”




“喂醒醒!”我睁开眼睛醒来时,正撞见派蒙一脸担忧地望着我,志琼在旁边有些手足无措。

“前辈你没事吧……?”她见我醒了,连忙走过来。

……是梦吗?

我摆摆手,示意没事。

“吓死我了!”派蒙在我身旁晃动,“你突然就睡着了,怎么喊都喊不醒!”

……是梦啊。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撑着地表崎岖不平的岩石站起来。

“没事,我们走吧。”

毕竟重逢的路还有那么远,我期盼着那天,也正奔跑着迎接那一天。



“……你说对吧,荧?”




我真的不会写cb向雷到大家真是私密马赛TT

评论(1)
热度(99)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