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准备考试,考完就产粮

【公钟】拙劣演技

*有OOC

*甜文短打

*作者小学生文笔——


“当蓝色的夜坠落在世界时,没人看见我们手牵着手。”


钟离一觉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然下着连绵不断的小雨。天气阴沉沉的,连鸟雀也懒得开嗓歌唱。

他倚在床头,浏览达达利亚半夜给他发来的信息。

——他一向睡得早,夜里连手机也要关成飞行模式。

“先生,明日要出去逛逛吗,顺便也该把阿橘送去绝育了。”

他歪头想了想,决定在这沉闷潮湿的早上逗弄一下对面的年轻人,于是他回复:

“今日有雨,阁下还要出去吗?”

手指轻敲“发送”键,钟离几乎能想象到那一头橘发的年轻人的表情。


“呃呃......小兔崽子从我脸上下去!”达达利亚努力将......

【鹭荧】落樱

*给亲友的粮

*有ooc

*作者没有文化


[悠久的岁月使他抽缩,磨光了棱角,正如流水磨光的石头或者几代人锤炼的谚语。]


“这样真的不碍事吗?”荧捉起恰好落在自己发梢上的花瓣,言语中带着些惊讶。

“无妨,我……已向兄长告了假,况且才过了祭典日,事务倒也不甚繁杂。”神里绫华垂着眼向她解释。

“那么,绫华有什么想带我去的地方吗?”荧与她一前一后走在镇守之森的石板路上。

木屐与湿润的青石板相撞,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午后的阳光在茂密树林的遮挡下倒不显得毒辣,几缕光线从叶片的缝隙处落下,在地面上洒下一片斑驳的痕迹。

“跟我来。”神里绫华朝她伸出手,“当心,前面路滑......

【空荧cb】在重逢以后

*深渊荧x旅者空

*cb向

*空视角第一人称

*捏造背景


在他的想象中,那些多梦的夜晚是他可以藏身的又深又暗的水潭。


“要出去走走吗,荧。”我敲敲她的房门。

“等下,”荧在屋里回答,可能是在收拾东西,声音穿过厚重的木门,倒显得有些闷。

“好吧,”我耸耸肩,抱着手臂在门外等。

“喂喂——我们一会儿去新月轩吃饭吧!”派蒙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一如既往地聒噪。

“想吃好多好多苹果派、堆高高和……仙跳墙!”

“对了,你现在可以喝酒了吧!”派蒙叉腰,在我面前一晃一晃。

“好,吃吃吃。”我扶额。

“走吧哥哥。”面前的房门忽然打开,紧接着一双带着寒气的手冷不防贴在我的脖...

【公钟】石之沙

*夜晚脑洞

*很短(意识流啦)

*欧欧西致歉


后来潮水带走了一切。


达达利亚茫然地走在岸边。海水腥咸的气味被海风裹挟着,扑了他满身。

额角有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一路蜿蜒到他的下巴颌。

他的大脑一片混沌,有无数破碎的残片在他的眼前闪过。

然而很遗憾的是他什么也抓不住。

枯焦倒地的树木,连海鸟也没有的天空,和……被虚无笼罩的死寂。


也许是疲惫,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他收了一直攥在手里的水刃,在一截焦黑的枯木旁坐了下来。他似乎是望着大海的对岸,然而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好像是玻璃珠似的,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背后的脚印很快被潮水吞没,又留下一片平整无痕迹的沙滩。...


【公钟】无雪之境

*个人理解流

*ooc致歉

*意思就是来交党费了()


              【阿贾克斯是冬天的孩子。】


“先生,就这样吧。”年轻人漂亮的湛蓝色眸子里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唯独垂在两侧微微颤抖的手出卖了他的心情。

“如果公子阁下是这样认为的,那我尊重阁下的想法。”钟离微微颔首,几缕发丝因为动作的关系微微垂下来,教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达达利亚听见钟离的回答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往生堂,尽管他想竭力保持住冷静,但钟离还是听得“砰...

© 江东鸽派 | Powered by LOFTER